琼崖纵队的主要领导人:吴克之

琼崖纵队的主要领导人:吴克之

发布:cxoy662020-12-10 15:56:15分类:站长新闻标签:领导 要领

吴克志(1911-1985),原名吴中华,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美兰乡汤内村人。中央军事学院第四分院(广州分院)第十一届毕业生。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参军。

1937年夏天,他回到海口。“七七”事变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抗日军民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琼崖海府地区的抗日救国运动也很兴盛。当时吴克志是琼山县政警队队长。当他得知自己的老同学、共产党员傅格洛等。在琼山监狱服刑期间,他设法与傅取得联系,向他送去进步书刊和外来情报,以支持他们在狱中对敌斗争。经过付格洛的介绍和党组织的严格审查,同年9月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

为了适应斗争的需要,党指示他继续留在政治和警察部队从事地下工作。这时,为了团结抗战,琼崖委派代表与国民党琼崖当局就国共合作团结问题进行谈判。因为坏人告密,特委书记冯白驹和他的妻子曾于慧被国民党当局非法逮捕,关在琼山县监狱。琼崖党组织和各界爱国人士紧急呼吁释放冯白驹同志,但国民党当局不但不予理睬,还主张以“共匪头子”罪名处死冯白驹,这是非常关键的。琼崖特委决定派福格罗去找吴克志,试图营救他。一天早上,吴克志来到六号监狱,弗格洛向他传达了党的决定。在这个紧要关头,吴克志不顾个人安危,坚定地对傅格洛说:“冯白驹同志是琼崖特委的主要领导,在狱中保护他的安全是责无旁贷的。我坚决完成任务,接受党组织的考验。”当时,吴克志提出了营救冯白驹的行动方案,即如果敌人中毒,他率领一部分政治警察战士保护冯白驹不越狱。这个方案已经党支部和冯白驹批准了。不久,由于周恩来和叶剑英的交涉,国民党琼崖当局害怕抗日群众的压力,于同年12月释放了冯白驹。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怀疑,他们很快就被开除了。根据党组织的安排,他回到温琼抗日根据地参加抗日救国的斗争。

1938年10月,琼崖国共两党达成团结抗日谈判协议,琼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成立。同年12月5日,琼崖工农红军游击队在琼山县云龙市场整编为广东人民抗日自卫军第十四区独立队。不久,吴克志担任独立小组第三中队队长。他带兵到琼山县道冲、三江、宿训三、云龙乡工作,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独立自主的原则,自由发动群众,广泛开展抗日救国运动,征集民间枪支,努力团结当地抗日武装力量,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完成组建第五旅(即以后的第二旅)的任务,协助当地党组织成立“青年抵抗社”、“妇女抵抗社”

1939年2月10日,日本侵略者入侵海南岛。同年3月,琼崖抗日独立队扩编为独立兵团,吴克志任独立兵团第二旅队长。4、5月,指挥2旅4、5中队伪装攻击永兴日军和海口市长桥村附近道路,取得胜利;9月,他指挥第五中队配合第一旅在罗坂铺公路伏击日军,全歼十余人,击毁敌车一辆,取得攻下轻机枪的第一次胜利。温琼抗日根据地也逐渐扩展到琼山的云龙、仙来、道冲和文昌的南阳、丹宁。1940年1月,琼崖特委、总兵团命令吴克志率领第二旅掩护特委、总兵团渡过南渡河,向西向澄迈梅河进发。当时吴克志在床上发高烧感冒,但接到命令后立即采取了行动。这时,琼崖特委和兵团领导机关西进的企图被日军察觉,敌人迅速从琼山和定安县派出数百人,包围我军领导机关由北向南渡河的聚集地。形势非常危急。吴克志带头,从容指挥部队对敌作战,终于保护了领导机关安全西进,向美国和美国推进。同年九月。琼崖特委和总队部决定建立支队制度。活跃在温琼地区的第一、二旅合编为第一支队,吴克志任支队领导。

同年12月,琼崖国民党反动派对琼崖特委、总兵部驻地梅河抗日根据地发动进攻,制造了震惊全岛的“梅河事件”。特别委员会和军团被迫撤出美国和美国,回到东部的温琼。国民党顽固派美和成功后,反共逆流愈演愈烈。第一支队坚持温琼的抗日斗争,处于日日双方夹击的严重局面。3月12日,顽军7团两个连分两路深入罗朋坡地区,向我军发起进攻。在兵团团长的统一指挥下,吴克志亲自率领第一、二旅对敌进行反击。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战斗,全歼顽军第八连缴获了一挺捷克轻机枪和三十多挺长短枪。罗朋坡战胜顽固后,国民党顽固派不甘失败,继续实行“积极反共,消极抗日”的方针,不断进攻我,但都被我军打败了。1942年1月,吴克志和马白山联合指挥第一支队和第二支队抗击琼山县三江乡斗门村和仙来乡大水村的顽军。他们都取得了胜利,杀死了国民党琼崖警备副司令、第七保安团团长李春农,沉重打击了顽军,从而击退了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反共逆流,保卫了琼山文昌抗日根据地。

同时,吴克志指挥第一支队积极进攻日伪,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他积极响应琼崖特委和总队部提出的“争取更大胜利,迎接红五月”的号召,率领第一支队向文昌县东北挺进,采取灵活的游击战术,打日本和伪军。同年4、5月,第一旅四、五中队变相进攻永兴大本营,第二旅五中队、特务连进攻翁田大本营。第一、二旅第四、六中队先后在常山至马龙公路、冯家坡至金山公路伏击日军,取得三战三胜的胜利,歼灭敌人五十余人,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炮四十余门。

同年7月,琼崖特委、总兵部决定武克志、马白山为副军长,指挥第一、第二支队主力,采取伏击、打援战术,撤出德德日军据点。当时日军在德驻扎了一支小分队,配备了重机枪、轻机枪等武器装备。驻扎在德国的敌人每天都要与在丹宁和普波据点的日军接触。只要三个据点的日军一个被打中,各方都会来增援。根据敌人的行动规律,吴克志和马白山决定在短半径内、三条道路上伏击这两个支队,先打其中一个。当其他据点的敌人出去援助时,他们会分而治之,歼灭敌人,拔出美德据点。吴克志指挥三个旅(包括预备队)埋伏在糙坡和梅德公路之间的一个小高地,准备在糙坡上伏击敌人。

4日上午7时,30多名来自丹宁的日军乘坐军车来到美德大本营。然而,在路上,狡猾的敌人发现田野很安静。与以往不同的是,他怀疑我军中了埋伏,于是下了车,沿路仔细搜索树林,碰巧绕到我伏击部队后面。敌人发现了我的伏击单位,立即攻击了我。我们的军队不得不冲进战场,当场挡住敌人。战斗开始后,吴克志认定枪声不像是我的伏击部队向敌人开火,然后枪声以德响起,吴克志估计是以德之敌给予了援助。根据突如其来的变故,他决定改变原来的打法,立即率领身边的部队向德行方向占领坑爹村高地,除了留下几个部队守坡之敌。这时日军也赶过来抢占高地。双方打得很激烈。战斗中,吴克之的爱人、护士黄被当场击毙。他忍受着悲痛,继续指挥部队反击敌人。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美德之敌全军覆没。坦纽的敌人被我军打败了。在这次战斗中,共击毙敌方官兵60余人,缴获日本制造重机枪1挺、轻机枪2挺、长短枪20余支。美德战斗是我军抗击日军以来的一次伟大胜利。这一胜利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士气,极大地鼓舞了广大抗日军民,显示了吴克志的勇敢、机智、速决和应变的军事指挥能力。

1942年5月,日本士兵调集兵力,采取缓慢稳步推进的战术,对温琼抗日根据地进行“蚕食”、“扫荡”,扬言要在6个月内消灭琼崖抗日武装。以吴克志为首的第一支队坚决贯彻琼崖特委和总队部的指示,开展反对“侵占”的斗争,紧密依靠人民群众,广泛开展了麻雀战、伏击战、进攻战、地雷战等。打了人民战争,一次又一次地取得胜利。先后攻打琼山县米坡、永兴、扎西、灵山、大林等地的日军和伪军,击毁敌军两辆装甲车。然后他指挥第三旅挺进琼山二区,在桥上拦截了九辆日军车辆,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击毙敌人四十余人,击毁军车三辆,缴获步枪十余支和大量军需物资。这是我军在美德战争后的又一次大规模伏击胜利。

同年10月,出动日军4000余人。在顽军的配合下,出动飞机和坦克向温琼抗日根据地发动更大、更残酷的“蚕食”、“扫荡”,企图找到我军主力的决战点,摧毁特委和总司令部。敌人惨无人道的“三光”(杀、烧、抢)政策,几乎把琼山县的云龙、仙来、道冲、苏洵一带变成了“无人区”。顽固的军队和日本军队被划分为防御区,他们被连续派遣到o

针对敌人集中兵力,分作合击,企图消灭我军主力,破坏我抗日根据地的阴谋,吴克志提出了以分为主,集中为辅,分散为辅的对敌方案,得到了兵团领导的同意。中队(甚至连)在吴克志指挥下,组织游击队,进行大规模的麻雀大战,神出鬼没,足智多谋,灵活地打击敌人。活跃在三江、仙来地区的二旅派出的游击队,一天之内击毙敌人40余人。我军采用了这种战术,使敌人疲惫不堪,四处溃败。同时,吴克志还命令第一支队积极配合当地党政机关发动和组织群众,开展固壁清场的做法,使日伪部队到处扑空。据初步统计,短短三个月内,日军和伪军就有三十余人被整个支队的游击队打死打伤。

在琼山抗日根据地坚持反对“侵占”斗争的艰苦岁月里,吴克志依靠群众,自力更生,克服了敌人围困封锁带来的缺粮缺药等各种严重困难。他高度重视部队供应,加强了对后勤干部和医务人员特别是女兵的思想教育和培训,调动了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和干部战士一样,他吃不饱,穿不暖,白天打仗,晚上行军,过着非常艰苦的生活。他以自己的模范行动,组织领导部队战胜困难,渡过难关,打赢了反对“侵占”的战斗。

1943年1月,琼崖特委为了粉碎日军和国民党顽军“蚕食”“扫荡”温琼抗日根据地的阴谋,作出了“坚持内线,坚持外线”的重要决定。吴克志等人坚决执行了特委的这个决定,决定二旅继续坚持琼山县内部斗争。支队主力渡过南渡河,进军琼山县一、二区和澄迈县三区,进行对外作战,寻找机会打击敌人,开辟了儒万山(今琼山县东山镇)抗日根据地。支队主力渡过南汇后,在尊潭、永兴、福山、彩坡、安仁、梁沙、东山、东兴等地取得了几次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琼西地区的抗日军民。同时,认真贯彻党的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反对顽固派的战略方针,对长期占领琼山县阳山地区(即第二区)的努布瓦三(原名吴)等三大土匪进行宣传教育工作,力图以中立的态度争取他们。他多次派干部与奴步调三谈判,要求团结抗战,与我军友好交往。结果,女步外三与我军签订了“四条”互不侵犯协议。这样,我军就排除了建立孔府万山抗日根据地的障碍。

婉如山位于琼山县第一、二区和澄迈县第三区的交界处,距方圆数十里。它是一座竹林灌木密布的石山,周围有几十个村庄,便于部队躲藏和移动,敌人力量相对较弱,有利于支持温琼地区坚持反对“侵占”的斗争。吴克志带领支队部和一个大支队进入婉如山,重点做了三方面的工作:一是派出大批武术队配合当地干部整顿和恢复被敌人破坏的区、乡党组织和抗日民主政权,帮助地方政府建立常备队伍和民兵,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动员青年参军,补充兵员;二是对部队进行政治思想整风教育,主要是总结一年来部队在反对“侵占”、“扫荡”斗争中政治工作和管理教育的经验教训,进一步提高干部管理教育水平;第三,抓紧战役间隙进行军事训练,苦练杀敌能力,开展交敌机枪竞赛。在敌人的严密封锁和儒家万山部队极其困难的食药形势下,吴克志非常关心干部战士的疾苦,努力挑食、买药、解决饥饿、治病等实际困难,稳定了部队的思想情绪,增强了部队的团结。他还经常教育军队支持政府和热爱人民,遵守“三项纪律和八项注意”,保持密切的军事、政治和军民关系。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努力,如万山抗日根据地日益巩固。同年秋,吴克志指挥第三旅向澄迈县梅后乡柳琴山进军,并在那里建立了新的抗日根据地。与此同时,坚持琼山内部斗争的第二旅也奉命从西安县、临高地区脱颖而出,配合第四支队在琼西开展反“蚕食”斗争,从而建立了琼西抗日根据地。

1944年秋,独立兵团在琼崖扩大为独立纵队。对各支队的组织系统和部门进行了重大调整。吴克志顾全大局,坚决执行命令。随后,他重组了三个旅,配备了新的领导班子,并领导第一支队继续在温琼地区进行抗日斗争。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还可以关注微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