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津公安局长武长顺,落马前夜的疯狂举动(附判决书全文)

前天津公安局长武长顺,落马前夜的疯狂举动(附判决书全文)

发布:cxoy662020-05-02 02:29:02分类:站长新闻

中国司法文件网近日发布了《武玉峰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一审刑事判决书》,披露了2014年7月19日晚吴昌顺转移巨额财产等细节。

判决书显示,吴雨风是吴昌顺的侄子,与吴昌顺的侄子有亲属关系。他于1977年12月19日出生于天津市河东区,后来在天津开了一家东来顺酒店。

2014年7月20日中午,12:55,中央纪委宣布,原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原市公安局局长吴长顺已被宣布接受调查。也就是说,在马倒下的前夕,吴长顺一夜之间转移了巨额财产。

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

刑事事项判决书

(2017)豫初刑0103第1471号

公诉机关,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吴雨风,男,1977年12月19日出生于天津市河东区,汉族,大专学历,个体经营,住天津市河东区。2014年7月30日,他因涉嫌隐瞒犯罪所得在天津市公安局指定的住所受到监视居住。2015年1月29日,他因涉嫌隐瞒犯罪所得被天津市公安局拘留。2015年3月4日,他因涉嫌隐瞒犯罪所得而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5年5月27日,他被保释,等待天津市公安局的审判。2017年3月10日,因涉嫌隐瞒犯罪所得被郑州市公安局松山路分局拘留。同年4月14日,他因涉嫌隐瞒犯罪所得被郑州市公安局松山路分局逮捕。

2017年9月27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17)豫审字第182号《指定管辖决定》指定法院管辖。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吴雨风犯郑尔健公诉[2017]第580号起诉书中的隐匿罪,于2017年12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法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举行公开听证会审理案件。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检察院任命代理检察员诸樊出庭支持公诉。被告吴雨风出庭参加诉讼。审判现已结束。

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吴雨风与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吴昌顺有叔侄关系(已被定罪)。吴昌顺在任期间,在吴雨风的监管下,利用职权藏匿了大量犯罪所得和违纪所得。2014年7月19日晚,吴长顺再次将部分刑事及纪律处分财物移交给被告人吴雨风,以示隐瞒。2014年7月20日,被告人吴雨风在得知吴长顺已被中央纪委立案侦查后,得知吴长顺交给他的财物是利用职权违法犯罪所得的财物,遂将赃物1974万元、32500美元、93000欧元、玻璃物品等藏匿并转移给他的朋友陈某、东吴、牟阳等, 透明水晶和石头物品、手镯、字画、笔筒、汽车牌照和车灯、房地产证书、购买合同和票据、股东卡、银行卡、存折、证券交易卡、股票账户单和其他赃物。 据此,被告人吴雨风的行为构成了隐瞒犯罪,要求依法予以处罚。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向法院提供了被告人的供述、证人李、王、高、杨、董、邓的证言、管辖的书面决定、公安机关对本案的受理情况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吴雨风与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吴昌顺有叔侄关系。吴昌顺在任期间,在吴雨风的监管下,藏匿了大量利用职权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所得的财物。2014年7月19日晚,为了隐瞒犯罪证据,吴长顺再次将部分犯罪及违纪财物移交给被告人吴雨风藏匿。吴雨风知道他的财产是吴昌顺犯罪和违纪所得,仍然藏匿起来。2014年7月20日,被告人吴雨风得知吴长顺已被中央纪委立案侦查后,为隐瞒犯罪事实,将吴长顺保管的1974万元、93000欧元、玻璃物品、透明水晶、石制品、手镯、字画、笔筒、银行卡等财物,隐匿并转移给他的朋友李某、王某、高某、陈某、董某、牟阳等。后一被告人吴雨风于2014年7月30日被天津市公安局刑事调查局抓获。

上述事实由下列证据证明,并在法庭上得到证实:

1.证人李某的证言证明他是东来顺宾馆的出纳,吴雨风是宾馆的所有人。2014年7月18日,吴雨风联系他,要求王某去东来顺酒店取保险箱内的钱。7月19日上午7点左右,他和王到达东来顺宾馆后,王说要把钱放在保险柜里,并带上了行李箱和旅行包。在与王核对了保险箱内的现金后,他将200万元放入行李箱,94万元放入旅行袋。他用一张白纸写道:“今天收到收款人294万元”,并请王签字。9点左右,吴雨风到达东来顺酒店,并将纸条交给吴雨风。这笔钱是吴雨风在2014年6月底至7月初提供的。他不知道钱从哪里来。2014年7月22日,到东来顺大酒店,要求其将保管的现金、银行卡、金条全部取出,包括现金约200万元,以其名义开立的银行卡700万-800万元,以、杨、东吴、东来顺买方邓某的名义开立的银行卡、存款单,以及每张金条20多100克,并要求其将银行卡中400万元以其名义留存。其余的都拿出来给他,他按照吴雨风的要求做了。吴雨风要求他保留银行卡上的400万元。如果有人问起,他会说这是他应得的,是他保存的。事后他会把它还给他,他也同意了。在他的银行卡上存了400万元后,他家里就有20根金条。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人查明了情况,并将所有财产交给了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人员。在现场检查后,钱被没收并封存,他的签名被盖章。他不知道吴雨风要他放多少钱。

2.证人王某的证言证明他和他的同学来自吴雨风的高中。2014年7月19日晚,吴雨风打电话约他见面。当他到达约定地点时,吴雨风告诉他,如果他凌晨3点还没有回来,他会去东来顺酒店做几件事。首先,他找到李某,把保险箱里的290万元交给他保管。第二,他会让李某把吴雨风办公室的东西收拾好带走。第三是让李某删除那份叫吴雨风电脑管理系统的文件,第四是让李某拿走那份删除了文件的电脑,第五是让李某拿走酒店值班室里的东西,第六是让李某通知王秋安去吴雨风的一所房子,拿走鲍彤的书、支票和电脑。大约20分钟后,吴雨风从车上下来,拿出一个棕色无纺布袋保存起来,并给了它两个无纺布袋作为他的私人物品。之后,两个人分开了。吴雨风还说,那天晚上他办公室的柜子里有金条,但没有说明数量。吴雨风的储物柜里装满了5到6份房产证和其他物品。回家后,他把装有吴雨风赠送的物品的手提包放在阳台上,并用窗帘盖住。早上,他开车去东来顺酒店找李某去取保险箱里的东西。李某说,她知道自己要把钱放在保险箱里,所以几分钟后她去了会计室,拿出一个红色的行李箱给他。拿到钱后,他去更衣室把的个人物品放在一个行李箱里,然后把李带回家,除了装钱的红色行李箱之外,其他东西都留在李家里。它把装有钱和手提包的行李箱放在阳台上的阳台上。7月21日,吴雨风让他去李某家取他的随身物品。当他把它们拿回来数的时候,吴雨风从盒子里拿出一堆房间的书,但是他不知道具体的信息。7月22日,他去杨家找。吴雨风问他关于他的保管。他说它躺在阳台上。吴雨风说阳台上不安全。他打电话给董某约好了时间,然后董某把行李箱和手提包从她家开走了。7月20日晚,吴雨风给了他5万元,让他去买新手机和名片联系他。2013年12月,他还帮助吴雨风购买了10辆李霞汽车,并获得了11个牌照。2014年7月22日,陈长青拿着车牌,把车停在停车场。

3.证人陈某的证言证明,他与高中同学吴雨风及两人共同开设的东来顺宾馆有经济往来和金融往来。2014年7月20日吴昌顺发生事故后,吴雨风要求酒店会计李某给他两笔现金,每次100万元。他不知道钱是什么,认为是酒店的钱,所以他给了他的朋友200万元现金,帮助他购买金融产品。7月21日或22日,吴雨风给了他一个公文包和一个蓝色布袋,但他从未打开过。7月23日或24日,李某给他六袋钱三次,约400万元。他按照吴雨风的意思把钱给了董某。7月26日,李发现他说安排他在河东区盘山路见面。当他开车的时候,李给了他两个信封,让他把它们交给。当他把信封交给吴雨风后,吴雨风打开其中一个信封,说里面装着总计400万元的银行存款单,准备暂时存放。他说如果有人检查它,他会说这是从他的生意中赚来的。从两个信封里拿出一个小信封,递给他,说是以邓的名义存的钱,要他交给他,并告诉他,如果有人检查,他会说这是他自己的生意赚来的。当他把它交给邓时,他看到了一张154万元的存款单和一张250万元的存款单。7月27日下午,在与邓见面后表示,邓名下资金过多,要求他拿出154万元用于保管。后来,他让邓拿出150万元,交给他的朋友帮他理财。剩下的4万元给了吴雨风。吴雨风出事后,他交出了吴雨风委托他保管的全部财产,包括750万元现金、3.25万元美元、一个公文包、一个蓝布袋、一部分玉器和宝石,以及以他的名字新世界花园社区(6-1-201)登记的房地产证、股票证、购买合同、证券交易卡、票据、存折、门禁卡、钥匙和其他物品。后来,他还交出了11套车牌、房产证和驾驶证。他不知道吴雨风给他留了多少钱。吴雨风借了他的身份证,这可能是他用身份证开的银行账户。

4.证人牟阳的证词证明他和吴雨风是初中同学。2014年7月20日下午,他在吴雨风时,听说吴昌顺出事了。吴雨风和他一起回家,直到7月29日吴雨风被带走,所有人都住在他家里。在此期间,他代表吴雨风在批发市场购买了7部手机。他不知道吴雨风在做什么。吴雨风还邀请王某和陈某去他们家吃饭。吴雨风在饭前和两个人谈了谈。他们不知道具体的内容。吴雨风经常不告诉他该做什么就开车出去。大约在2014年7月25日,吴雨风回到家中,取出三张银行存款单暂时保存。他告诉他,如果有人检查,他会说钱是他自己的。他看到存款单上写着存款的名字,总计300万元。他不知道钱是怎么回事,但他也很担心。然而,他仍然帮助吴雨风保留了这笔钱。钱已经取出,清点后被查封。他在家里还发现吴雨风的衣服里有17万元,他把这些钱交给了中国共产党。

5.证人董某的证言证明他和他的同学当时在小学。2014年7月22日,在同学王某家中,吴雨风让他将现金放在行李箱中,约200万元。后来,陈某三次寄出,存入天津滨海农村商业银行的银行卡,共计420万元。吴雨风还移交了一些字画、笔筒和一个黑布挎包,180万元现金由吴雨风保管。吴雨风亲自处理或委托他人保管的现金共计807万元,500元185欧元,100元5欧元,10幅字画,19张银行卡,4本吴雨风存折和一串白色手镯。另外,吴雨风的母亲韩荣华,在西青区后泰比陵园别墅区,有房产证和商品房买卖合同。它不知道上述财产的具体所有权。在那之后,财产被移交给CPC调查员,他们也签了字

6.证人邓某的证言证明他是吴雨风东来顺宾馆的采购人员。他与吴雨风没有经济关系。吴雨风出事后,他才知道酒店出纳员李某在银行有一张他名下的存款证明。他不知道这件事,因为工作关系,他把身份证留在李某的住处。2014年7月23日左右,酒店经理陈某给了她两张银行存单,分别是154万元的工商银行存单和250万元的渤海银行存单,告诉她是吴雨风以自己的名义存入银行的,如果有人问起来源,他说是他自己的。大约两三天后,陈某让他去酒店,拿出154万元的存款单,交给了陈某。2014年8月5日,警察带走他和陈某后,他们上交了另一张存款证明。8月7日,中共工作人员从250万元中拿出他和陈某,让他回家。他不知道存单上的钱的来源。

7.证人高某的证言证明他是吴雨风的朋友,在吴佳田地控制的公司工作。2014年7月19日,吴雨风要求王某向其通报近期的紧张局势,并要求暂停田地的业务。第二天,吴雨风告诉他和常庆,吴昌顺已经被调查,肯定与他们几个人有关。他给了王某和5万元作为补偿,还让王某给他们几个人买了几部手机联系。7月22日或23日,7月25日或26日,吴雨风递给他一张房产证和一张20万元的银行存单。这两张房产证和存单都是以他们的名义办理的,但它们都属于吴昌顺的私人圈子。

8.被告人吴雨风的陈述证明他是原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吴长顺的侄子。2014年7月19日晚,吴长顺让他将一个长约一米、宽约半米、高约一米的红色大木箱搬到三楼的一个地方,让他找吴宇静带他去那个地方,并给他一个包,包里有一个红色木箱和一个小包。他对他说里面的宝石是真的还是假的,让他好好保管。在去找吴宇静的路上,他叫王某去接他。会后,他告诉李某,如果凌晨3点还不回来,天亮后他会去东来顺酒店找李某,把保险柜里的东西(现金)拿走保存。送回家后,吴昌顺,他去找王。他把吴长顺给的包交给王保管。他不让他看到里面的东西,并告诉他找到李,并在天亮后处理它。过去两年,吴长顺已经在自己的位置上存放了2000多万元的现金、存款单、银行卡和户口本。吴长顺在调查前10天给了它28根金条。2014年7月20日下午,得知吴长顺已被中央纪委调查后,她害怕被牵连,并对此事负责。她将2000多万元现金、存单和银行卡分别交给李、王、高、董、杨保管。她没有告诉他们财产的来源。她还将28根金条交给李保管,要求她删除东来顺酒店会计室内电脑上的账簿,并让王将电脑硬盘取出扔掉。7月22日左右,他会见了陈某和李某,要求李某将他保管的银行存款证和银行卡分发给以他名义的任何人。他取出一部分她和邓某名下的钱,交给陈某保管。他把她存到陈某的四张银行卡交给了他。之后,他将陈某带来的四张银行卡交给董某保管。此前,该公司还要求陈某找到李某,并将李某带回陈某或东门,放在女儿家中的一个公文包(内有约2万美元,一叠欧元,具体金额不详,一个装有玉镯和一些个人文件的盒子)和一个档案袋(内有吴长顺赠送的三套购买合同和吴长顺的两把套房钥匙)中妥善保管。吴昌顺出事后两三天,公司又将过去一两年吴昌顺分别以高和的名义购买的两处房产移交给了高和。它相信那天早上

10.案件来源、抓获过程和受理过程证明,2014年7月29日,天津市公安局收到天津市纪委移送中央纪委的案件线索。报道称,中央纪委“7.20”工作组在调查吴昌顺违纪违法案件时,发现吴雨风涉嫌隐瞒犯罪所得。该局随后在同一天启动了调查。调查人员于2014年7月30日16: 00左右在天津市河东区昆玉家园逮捕了吴雨风。郑州市公安局松山路分局接到案件后,于2017年3月9日23时左右在郑州市公安局刑侦分局医院抓获吴雨风。

11.纪检监察机关暂扣查封涉案款物登记表显示,被查封的财产为:吴雨风持有的52件玻璃物品;陈某名下持有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一张存单、中国工商银行的一张存单和渤海银行的两张存单,每张100万元,合计400万元,合计750万元,合计3.25万美元。还有1个圆柱形物体,5个透明水晶,4个石头物体,1个吊坠,11个牌照,11个李霞汽车程序,36个门钥匙,以及财产证书,购买合同和票据,股东卡,银行卡,银行存折,证券交易卡,股票账户单等。东瓯持有807万元,天津渤海农村商业银行持有420万元存款和9.3万元欧元的银行卡,外加10幅书画、19张银行卡、4本存折、1只手镯、1件雕塑和1个笔筒。杨名下持有工行3张存单,每张100万元,合计300万元,317万元。以上金额分别为人民币1847万元、32500美元和93000欧元。

12.3 .收据,用以证明2015年5月27日特遣队返还给他的个人物品,包括现金14,028元、4部手机、1只手表、1根手绳、1张银行卡和2把钥匙。

13.被告的户籍信息、犯罪记录查询信息、公安机关的陈述等证据证明案件的有关事实。

法院认为,被告人吴雨风窝藏、转移他人给他的明知是犯罪所得的财产,情节严重的,其行为已构成窝赃罪。公诉机关认为被告吴雨风犯有掩盖和隐瞒罪行的罪行,这一意见得到了法院的确认和支持。

中国刑法规定,明知是犯罪所得而隐匿、转移,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被告人吴雨风隐瞒犯罪所得,数额合计在十万元以上,情节严重,应当依法在上述量刑幅度内予以处罚。在量刑时,法院还考虑了被告吴雨风在被捕后自愿并如实认罪的情况下可以从轻处罚的法律情况。

根据第312条、第67条第3款、第52条、第53条、第64条和第《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条第3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吴雨风,因隐瞒不报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如果该人在执行判决前被拘留,一天的拘留应视为一天的判决,两天在指定住所的监视居住应视为一天的判决。从2017年3月10日至2022年2月10日。罚款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天内支付。)

二、涉案赃款由扣押机关依法追缴并上缴国库。

如对本判决不服,可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还可以关注微信哦~